简体 繁体 English
联系我们|站点地图|注册|登录

《舞蹈》杂志专访周宇博士:为灵魂找一个家园——关注“舞蹈治疗”在中国的发展

《舞蹈》杂志(中国文联、中国舞协主办)对周宇博士的专访,2014年2月期。

为灵魂找一个家园——关注“舞蹈治疗”在中国的发展

汤圆

      有人曾说“身心合一,你的灵魂才有地方居住!”是的,现代生活的复杂和压力导致很多人感到与世隔绝。人与人,人与环境之间出现了太多太多的分离。在众多的舞蹈比赛、舞蹈表演中对舞蹈本体的技术技巧运用越来越纯熟,但对舞者作为人类本身所受到的情绪情感上的关注和影响却非常少。“舞蹈治疗”的出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弥补了这方面的缺憾。众所周知,在医学领域,大多强调的是身体伤病的治愈,在传统心理治疗领域虽然关注心理,但是多数限于言语层面上的,身体动得很少。笔者有幸采访到了荷兰亿派国际CEO,亿派创造性艺术治疗学院(IICAT)创始人之一及执行董事周宇先生,请他来谈一谈“舞蹈治疗”作为一个从身体动作出发,以达到整合人身心的艺术治疗方式在中国的发展。

 

问:周先生您好!很荣幸您接受这一次访问,首先请您介绍一下,什么是舞蹈治疗?

周:美国舞蹈治疗协会(ADTA)对舞蹈/动作治疗的定义是这样的:舞蹈/动作治疗,是一种特殊的心理治疗方式,它利用舞蹈或即兴动作的方式治疗个人在社会、情感、认知以及身体方面的障碍以达到增强个人意识、改善心智并促进社会整合的目的。

舞蹈治疗中的舞蹈不是狭义的舞蹈表演,而是广义的内心活动通过肢体运动的表达。进行舞蹈治疗的治疗师和患者通过具有表现力的动作观察、探索和干预个人的内心活动。

 

问:那请问它的发展历史、方法、以及现状是怎样?我想大多应该在欧美发展,不知道现在国内是否也有了,或者能有一些香港、台湾的舞蹈治疗介绍。

周:舞蹈治疗的概念最早起源于19世纪末的欧洲。到了20世纪初,西方开始经历社会经济的变革。解放人性,发掘人类潜力的思潮在政治界,文化界和社会各个层面得以展现。现代舞作为一种强调内心表达,张扬个性的非传统艺术形式逐渐兴起。1915 年现代舞先驱 Ruth St.Denis和Ted Shawn在美国洛杉矶创立Denishawn舞蹈学校,并开始培养现代舞人才。其中Martha Graham(现代舞和编舞大师)和Marian Chace(美国舞蹈治疗的奠基人)都在这所学校接受过专业培训。部分人在作为职业现代舞者的同时开始关注现代舞对人内心表达的帮助,发现舞蹈动作对人的身心是有一定的疗愈效果的。其中一些开创先河的代表人物包括美国东海岸的Marian Chace,西海岸的Mary Whitehouse,还有Liljan Espenak, Trudi  Schoop,Franziska Boas 和欧洲的Mary Wigman(德国)和Margaret Morris(英国)等人。与此同时,Rudolf Laban 的舞蹈动作分析术被引入到舞蹈中,Wilhem Reich, Carl Jung 作为早期精神分析师和心理学家在心理治疗领域进行创新和突破,关注身体对心理的影响。艺术和心理在人体上相遇,并在舞蹈治疗上找到了结合点。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早在1872 年,达尔文就发表了《The Expression of the Emotions in Man and Animals (人和动物的情感表达)》一书(Darwin, 1872),表述了表达性行为和身体构造一样对物种来说是有生存意义的。

舞蹈治疗虽然起源于欧洲,但其真正兴起和发展却在美国。这得益于当时美国宽松的政治和社会环境和对外来移民和新思想开放接纳的态度。在美国舞蹈治疗的兴起有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以Marian  Chace, Mary  Whitehouse,Trudi  Schoop  和Liljan Espenak 等为代表的上世纪40-60年代的发展期。这些先驱通过和精神医疗界的尝试及合作将舞蹈开始引入到西方医学,并将舞蹈治疗作为一个学科在美国建立起来。第二个阶段是在70-80年代, 舞蹈治疗被其它的治疗师所尝试,逐渐划归到心理治疗的一类中并整合了进去。

舞蹈治疗从上世纪 60 年代起开始在美国真正兴起到现在的五十年中,其影响逐步扩大,职业培训和执业水平愈发提高。它作为一种相对年轻的学科和职业正在包括精神卫生机构、公司企业和教育机构等各个领域得到无限地发展。目前从全世界来看,舞蹈治疗还是一个门类较小的学科和行业。在职业教育,科研和应用及临床实践方面,美国和 ADTA 走在了世界的前列,目前在全球拥有将近有1400多名会员。在专业舞蹈治疗师的职业教育上,ADTA 制定的培训大纲已经成为各个国家和地区参照的重要标准之一(Chaiklin and Wengrower, 2009)。欧洲在舞蹈治疗领域紧随其后,英国、德国和荷兰是欧洲舞蹈治疗发展较好的国家。在亚洲,韩国,日本和台湾发展相对靠前。

中国在舞蹈治疗方面起步较晚,所以在世界范围来看我们还相对落后。但中国传统的养生理念和当今社会大家开放的意识给今后舞蹈治疗在中国的发展提供了一个较好的基础和环境。在舞蹈治疗实践中我们看到,中国对这种有创意的个性化心理干预和治疗方式有较大的需求,其发展潜力是非常巨大的。但让公众和专业人士真正了解舞蹈治疗还是较有挑战性的,因为舞蹈治疗需要个人的亲身体验,仅仅通过语言的描述其效果是较难被理解的。同时,舞蹈治疗对于治疗师本身的专业水平和个人的素质有较高的要求。而目前中国大陆真正训练有素的专业舞蹈治疗师还屈指可数,即使在大中华地区现在也仅有不到10名的 BC-DMT(督导级别的舞蹈治疗师)。所以目前舞蹈治疗的大规模应用还有较大的困难和限制。不过随着舞蹈治疗逐渐发展成将来的一个新生职业,我们相信会有很多人投身到这项工作中来。

 

问:舞蹈治疗与其他艺术治疗,类似美术治疗、音乐治疗、戏剧治疗在功能上是否一样?如果不是,那有何不同?

周:舞蹈治疗和音乐治疗,戏剧治疗,心理剧治疗和艺术治疗(包括绘画)都是属于创造性
艺术治疗(Creative arts therapy)的一部分。它们的共同点都是通过艺术的元素进行表达性地干预和治疗,都会有心理学的内容,其中特别包括了对意象和潜意识的使用。当然它们应用的具体元素和途径方法有所不同。舞蹈治疗利用身体和动作很多,和现代舞中即兴部分的联系比较紧密,特别关注呼吸以及发掘储藏在身体中的记忆,并进行身心灵的整合。另外拉班动作观察和分析(LMA)也是舞蹈治疗使用到的很重要的理论知识,这在其它创造性艺术治疗中应用相对较少。

 

问:舞蹈治疗是否具有一定的治疗(治愈)作用?比如在一些精神病方面,还是说它更擅长在心理层面。

周:舞蹈治疗的理论根基是身心的结合,并认为只有当身体和精神心理充分整合的个体才是完整和全面的。其实强调自我内心表达和身心整合,从更加整体的角度来观察人体仿佛是东西方思维方式的结合和体现。研究表明,身体和精神心理是相互影响的。当人的身体动作出现异常的时候,人的心理会受到干扰,反之当人的心理和情绪不正常的时候,人的身体动作也会反映出来。通过对人体各个部位(躯体,五官等)的训练和康复,大脑里对应的神经元会发生相应的发化。这在神经科学的实验中已经得到了证明。但有一点需要特别强调,很多不同形式的舞蹈有一定的疗愈效果(Therapeutic effects)比如宣泄和减压等,但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舞蹈治疗。舞蹈治疗强调的是深度的身心灵整合,在普通大众和临床都能够进行使用从而达到疗愈的效果。我们必须要把握住舞蹈治疗的专业性。

舞蹈治疗的疗愈作用已经在国外得到了很多专业人士的认同。在美国,ADTA 拥有自己的学术杂志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Dance Therapy》, 由世界知名学术出版社斯普林格出版社(Springer)出版。在英国,另外一家世界知名学术出版社泰勒.弗兰西斯出版社(Taylor &Francis)出版的是《Body, Movement and Dance in Psychotherapy》。在美国很多专业医院的精神心理科,都配备有舞蹈治疗师。在台湾的台安医院表达性艺术治疗中心也雇有全职的专业舞蹈治疗师。但是舞蹈治疗的应用不仅仅在局限临床,舞蹈治疗师一般可能工作的单位包括各类学校(心理辅导师,教学,科研),医院(专业舞蹈治疗师),私人诊所,高级会所(舞蹈治疗师,心灵调养师)和企业集团(人力资源部心理咨询师,培训师)和专业运动队(心理教练和顾问)。

 

问:您一开始就提到了ADTA,请问什么是ADTA?另外,因为您不是专业从事舞蹈的,也不是专业的医务工作者,那么是何机缘让您从事这份职业,并将ADTA带入中国?

周:ADTA是美国舞蹈治疗协会(American Dance Therapy Association)的简称。我的背景是生物医学,在北京协和医科大学硕士毕业后在中国科学医学院工作了五年,十年前在荷兰博士工作期间接触到了现代舞和舞蹈治疗,深受感染和激发。这样的连接看似偶然,但其实有内在的原因。作为亿派创造性艺术治疗学院的创立人,我的父亲早年身患痴呆症,而另外一位创立人-我的荷兰朋友博德文先生是一位自闭症孩子的父亲。我们目睹和经历了的患者和家人身心所承受的长期的痛苦赋予了我们深深的责任和使命感。而到了现在已经深切地体会到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不论是科学还是艺术,它们到了一定水平上其实都是相通的。这样的整合观会赋予我们观察和认识世界和宇宙更广的维度。在此,我推荐读者朋友们读一读拉班的生平专著,这对我们世界观的扩展有很大的帮助。

 

问:那ADTA的认证在中国现在有多长时间?发展状况是怎样?什么样的人更适合来申请ADTA?

周:ADTA的认证课程是2010年亿派引入中国的,课程体系完全依照ADTA的培训大纲,而且是研究生水平上的。目前有大概40位学员在我们北京、上海和香港的专业班进行专业地学习和培训。我们的第一批学员将在2014年毕业,她们其中的部分学员将申请ADTA注册舞蹈治疗师(Registered Dance Movement Therapist,简称R-DMT)。这个资质表明该舞蹈治疗师拥有硕士水平,并接受有至少700小时的督导临床实习。ADTA 的资质对于专业舞蹈治疗师的执业尤为重要。只有获得这样的ADTA资质才能在美国注册执业,同时在其它国家和地区 ADTA 的资质具有强有力的参考价值,因为 ADTA 是最为国际化的专业组织。而其它国家的与业协会一般只颁发地区性资质证明,  难以得到其它国家的认可。所以世界各地的专业舞蹈治疗师都对取得ADTA的资质非常重视。

我们对于申请ADTA专业课程的学员的基本要求是:年龄在24周岁以上,丰富的人生阅历,舞蹈/艺术/心理学/教育/医学相关背景,具有高度的人文关怀。舞蹈治疗学生的个人成长很重要,个人治疗能够帮助他们清理自我的问题和障碍,让将来的专业学习更加的顺畅。


问:对于中国而言,您觉得舞蹈治疗最大的意义在哪儿?

周:舞蹈治疗是人本取向的心理治疗方式,强调的是人内心情感的真实表达,同时要求治疗师能够在来访者的水平上和他们平等相遇,尊重和接受来访者的感受和体验。我们觉得这是在医患治疗关系上的一种积极的方式。同时让舞蹈不再仅仅作为一种表演艺术隔离于普通大众之外,而是让它真正地走入每个人的内心,去激发他们艺术的气质和天性。当今中国处于社会转型期,社会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每个人压力倍增,同时我们又变得越来越理性,在一定程度上离身体层面的感性越来越远。在这种社会环境中,国人容易迷失自我,归属感,安全感和信任感有很大的缺失。舞蹈治疗帮助个人从身体本身找到力量、支撑和内在的智慧。同时在团体干预和治疗中,帮助我们和其他人进行连接,澄清语言层面上的误会,让每个人更好地和周围群体及社会进行整合。舞蹈治疗其实在帮助我们找到个人化以及团体性的平衡。这不仅仅在病患群体,而且在社会各个层面的人群都需要这样的帮助。我们相信,中国和谐社会的构建需要我们身心平衡的个体以及个体之间健康积极的关系。这是舞蹈治疗对促进个人身心健康以及和谐社会构建的重大意义之所在。


问:最后,想请您谈谈对舞蹈治疗在中国发展的一个展望或是期许。

周:在中国部分地区已经将音乐治疗,舞蹈治疗等艺术治疗项目纳入了医疗保险,也有一些医院开始尝试和开展了舞蹈治疗,但主要还是在医院的康复科,而且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在企业培训方面,中国已经有了很多的尝试和创新。有可能在这一领域中国会先于西方取得突破,甚至为西方的同行提供经验参考。

舞蹈治疗在中国的发展还有很多事需要做,包括舞蹈治疗师的职业教育和培训,舞蹈治疗的普及和应用,舞蹈治疗师的执业标准制定,舞蹈治疗的科研工作等等。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舞蹈治疗融合了艺术和心理学两个领域的内容。这一跨学科的特性既是其独特的优势,也给自己提出了挑战,因为这需要在看似不同的两个领域的人士开放自己的心扉去拥抱,尝试和接纳对方。我们相信只有通过跨学科跨地域的紧密合作,才能让舞蹈治疗在中国健康茁壮地成长和发展。

附被访问者简历:

周宇,  生物医学博士,荷兰亿派国际CEO,亿派创造性艺术治疗学院创始人之一及执行董事。英国《Body,  Movement and Dance in Psychotherapy》舞动心理治疗学术期刊国际顾问委员会委员。1995 年毕业于北京协和医科大学,之后在中国医学科学院从事生物医学科研工作数年。2006 年在荷兰代尔夫特理工大学取得博士学位。自2003 年接触现代舞和舞蹈治疗。2005年起将舞蹈治疗引入中国,之后一直致力于舞蹈治疗在中国的推广和职业培训。





评论
...
发表评论


用户


评论(不超过1000字)


 2 - 7 = ? 请将左边的算术题的结果填写到左边的输入框  


  发送给朋友| 打印友好
亿派创造性艺术治疗学院 (IICAT)
中国 | 荷兰 | 美国
Tel:400 661 8717 
Email:dmt @ inspirees.com
Copyright 2005-2013 © Inspirees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备案:京ICP备09021026号
公安备案:37020020054630